周其仁:如何定义我们的商业年代

2019-11-6 17:30| 发布者: | 查看: 289750| 评论: 0

  判断中国经济有两个法门,一个是“远看”,一个是“求简”

  中国是一棵大树。置于世界之林,这棵大树要怎样看才对?不是容易回答的问题。想看个明白的人又如此之多,是为难。时近2005年年末,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确定了一个视角——“商业年轮”——请了多位名家,从世界看中国,从中国看世界。他们究竟看得怎么样?请读者品评吧。

  “商业年轮”当然是一个借用和比喻。早年我在完达山伐木,知道大树的年轮,要放倒之后才看得到。这是说,凡我们可以看到年轮,树已经成为历史。要观察生机勃勃的树木活生生的年轮变化吗?我们非要有钻入树心的本事不可。可是那样一来,见到了树木,又不容易再见森林。

  观察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常识说,没有参照系,我们看不清任何事物;可是选错了参照标准,事物就面目全非。当年上海最高的楼宇是国际饭店,以二十四层之尊雄视大上海几十年。90年代后上海开放,30层以上的摩天楼拔地而起数千座。今天到浦东金贸大厦最高处,你不容易找见昔日的上海国际饭店。同一座饭店,在不同的参照下看,是那么的迥然不同。

  这才不过比楼宇高低而已。经济是多面体,可观察的维度多到难算,要怎样看才八九不离十?人各有法,我们先不要指望有统一的答案。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,那是苏东坡说的。看同样一座山,因为角度不同,就有“岭”和“峰”的不同。所以,看经济吵起来很正常。我们只能知所适从,不需要互相完全同意,有点启发就很好。

  我自己通常研究很小的经济现象。张五常教授说的“落手落脚的调查研究”,是平生所爱。不过看枝节要从大树上选取,大树又要放到树林里观看,所以有时候也要观察经济整体的变化。自己喜欢两个法门。一曰“远”,就是离得远远地看大势;二曰“简”,永远选最简单的指标,自己容易掌握的。

  为什么远看重要?中国经济很大,是第一个理由。经济总量还不是大到不得了,但人口举世无双。十几亿人的活动,近看乱作一团,非远看一下不知其势。更重要的是,中国已经与世界打成一片。作为一个人口居世界第一、产量(以汇率为基础的GDP算)占世界第六的大国,进出口占经济总规模的70%以上,从来没有见过。英国工业革命后卷入世界制造业市场竞争的人口,以百万计;美国独立并进入工业革命后,以千万计;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参与,竞争人口以亿计;现在,中国、印度、俄罗斯、东欧、东南亚一起上,以几十亿人算。非要很远地看,不管细节,看清大局再说其他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