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有种感情云淡风轻

1970-1-1 08:00| 发布者: | 查看: 12| 评论: 0

  这年7月,我从哈尔滨乘火车去承德时,邻座的女孩突然轻声哭起来。

  女孩叫梓桐,兰州人。她说她刚刚和男友分手,钱包又被偷了,所以才失态。我将500元塞给她,让她应急。

  一周后,梓桐突然打电话过来:“你能过来看看我吗?”我们在咖啡屋见面,梓桐轻轻地搅拌着咖啡,突然,她停下来,看着我说:“我没地方可去,我在哈尔滨没有认识的人。你可以收留我吗?”说着,又要掉下眼泪来。我只得答应。

  那天的夜色浓得化不开。我把梓桐带回来,把卧室让给她睡,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。我忍不住猜想,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?为什么我一问她来这儿做什么,她不是眼泪汪汪,就是避开话题?

  梓桐到的第二天,我出差走了。两天后,我赶回家,一开门,厨房的门开了一条缝,梓桐探出头:“你回来啦?我在做晚饭,等一会就可以吃了。”我突然想起我的女朋友,她去加拿大留学已经两年了,而我为了生计而忙碌着,也没来得及关心她。于是,我打开电脑,给女朋友发电子邮件。这时梓桐走过来,知道我在给女朋友写信,她若有所思,转身走开了。

  晚上,梓桐走进客厅。给我一个信封,又回到卧室。我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沓钱,还有一张张条,上面写着:“对不起,我给你添麻烦了,我借住一段时间,这是房租和上次你借给我的钱,希望你不要拒绝。”

  随后,我又出差整整一个星期。回来时,天下着大雨,就在我用钥匙打开门的那一刻,屋子里传来梓桐细细的声音:“先别进来。”听到这句话时,我已经站在她面前。她裹在一条鲜红的浴巾里,身上散发着沐浴液的味道。我愣愣地看着梓桐,连忙转身出门。我在大街上闲逛,脑海里却依然飘着那条鲜红的浴巾以及梓桐身上淡淡的味道。

  再回到家时,梓桐已经睡下。客厅的桌子上有一碗面,上面有一个荷包蛋。我正发呆,从卧室里传出梓桐的声音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做了长寿面。”暖意一下涌上了我心头。自从女友走后,再没有人陪我过过生日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