茧藏

2019-11-15 00:40| 发布者: | 查看: 205114| 评论: 0

  北在《春天》一诗中写道:“冬天的村庄/是一只茧/裹着白雪做的棉/静静等待/化蛹成蝶的春天……春天到了/青草爬满山坡/阳光荡漾笑脸/那只蝶煽动翅膀/振翅欲飞。”
  
  多么美妙又富有哲理的小诗,经历了春夏秋三季的村庄,收敛了容颜,在白雪做的茧内静静等待,等待春天到来,迎接一张灿烂的笑脸,阳光下,美丽的梦想化成蝴蝶,扇动翅膀,在花丛中飞来飞去。
  
  小时候喜欢养蚕,春天到来,做教师的妈妈帮我把蚕宝宝孵化好,便放在纸盒里交给我。放学后,去离家几十米外的村南桑树上采摘桑叶,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。采完桑叶,我快速飞奔,以最快速度给蚕喂食,看着蚕吃桑叶蠕动的身形,我心中一阵兴奋。可是一天我采摘桑叶回来,发现蚕一动不动,我急得快哭了。妈妈告诉我,蚕吃了好些桑叶身体长大了,而外面的衣服穿小了,需要把旧衣服蜕掉,穿上新衣服,才能继续生长。果然,蚕蜕掉了旧衣服,身体比以前大了一圈,又开始生龙活虎地吃起桑叶来。
  
  蚕经过几次蜕皮后,妈妈叫我找来几根稻草,说蚕该结茧了。我问,为什么要结茧?妈妈说:“它吃了那么多桑叶,蜕了好几次皮,也该停下来好好消化一下,谁能光吃东西不消化呢?再说,这么多天来它们一直在运动,也累了,它们藏在茧内,可以好好休息,休息好了,它们就会变成蛾子飞出来。”
  
  一天早上起床,我看到稻草棍上结了许多椭圆形的白茧,妈妈说那是蚕用吐出的白丝缠绕在身体上,最后把自己整个包起来,作茧自缚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我问:“它们把自己关在里面,那不就困死了吗?”妈妈说:“能出来,它们作茧表面上好像是把自己束缚住了,其实,它们是给自己造了一所安全的房子,蚕在里面可以不被打扰地化成蛹,蛹在黑暗的茧内静止不动,似乎在小憩,在休眠,外表看不出任何变化,实则内部在经历着复杂的分化,等到变成蛾子咬破茧,就能自由飞翔了。”我说:“里面那么黑,它们又没有伙伴,不害怕吗?”妈妈说:“要想一飞冲天,必须经历一段暗夜和孤独,只有身处在黑暗静寂的环境里,才能专心做该做的事,否则,只会一事无成。”
  
  十天过后再看,果然,茧被咬破一个洞,一只只漂亮的蚕蛾破茧而出,完成了从青虫到飞蛾的蜕变。
  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不再养蚕,但每当我因为忙忙碌碌一无所成而焦躁不安时,妈妈总会适时地提醒我要把自己茧藏起来。
  
  记得大四找工作前夕,我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投递简历,接下来便是心急如焚的等待,可是等来等去,都如石沉大海无消息。回到家里,我捂上被子蒙头大睡。妈妈见状,坐在床边帮我分析:“还记得小时候养蚕吗?每只蚕都要不停地吃桑叶,不停地蜕皮,到一定的程度还要织茧把自己封闭起来,为的是升华自己。你也一样,如今你已大四,你是否像蚕吃桑叶那样获取了各种知识?如果知识储备够用,那么你有没有像蚕蜕皮一样,每次都能把自己变换成一个新形象?如果这也没问题,最后再看你是否像蚕一样,敢于把自己隔绝起来,将内心进行细致地沉淀,直至脱胎换骨,展翅高飞?”
  
  听了妈妈的话,我心头一颤,妈妈说的这些,我居然一样也没有做到。接下来的日子,我重返大学,推掉了所有活动和应酬,整日游走于图书馆和自习室之间,我要把以前落下的功课补回来。
  
  恰巧这时我又看到了北的一首小诗,他在《冬》里写道:“苍茫大地斑白了两鬓换上冬装的雀子/叼起寒风的刀子飞进巢穴/蛇冬眠的梦如得道高僧闭关修炼/那些虫蚁洞穴里藏着一个温暖繁忙的春天。”
  
  我想我正处在人生的寒冬,需要像雀子那样将刀子叼进巢穴,又需要像蛇那样将身体蜷起来,其实我觉得我更需要像那些闭关修炼的得道高僧,与世隔离,心无旁骛,从里到外进行深层次的修炼。我相信出关之时,正是寒冷的冬天过去,温暖而繁忙的春天来临的时刻。
  
  经过半年的茧藏,我终于把自己打造成一只美丽的蛾子。我满怀信心地参加我喜欢的职位面试,顺利地被公司录取。
  
  “人生需要茧藏,只有敢于将自己藏起来,忍受寂寞和困苦,经历打磨和淬炼,你的生命才会爆发热烈的光芒,生出有力的翅膀,照亮温暖的前方,飞向美好的未来。”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三种力量下一篇:高考并非唯一出路